百事娱乐,爱禁不起细想,性耐不住久做

 我刚上高中时,曾流行过一首歌,叫《糊涂的爱》,江珊和王志文唱的。
  
  “爱有几分能说清楚/还有几分是糊里又糊涂/情有几分是温存/还有几分是涩涩的酸楚/忘不掉的一幕一幕/留不住往日的温度/意念中的热热乎乎/是真是假是甜还是苦/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
  
  当时14岁的年纪,少不更事,对情爱懵懂,只知道跟着哼唱,并无法体会歌词里蕴含的酸甜苦辣。很多年后的某一晚,在KTV聽到有人点唱这首歌,那歌词竟然钻心入肺,让一帮酒后的大老爷们大合唱后,泪湿眼眶。
  
  当时光的年轮碾压过青春,当骨干的现实戳破梦幻的星辰,毕业时的那个蓝天已浑浊多时,那个我们曾真心爱过相约终生的人,也早已消失不见。听一首年轻时吟唱的歌,旋律起落间,回忆纷飞处,青春瞬间落幕。
  
  那时,我们都向往爱情,觉得爱一个人就会携手相牵一辈子,可走着走着才发现,没有人的生活完全是自己期望中的样子,而爱情也会花谢花开,有走进走出,有迎来送往。
  
  刘墉曾说:“美禁不起长久的凝视,因为美常在凝视中凋零。生命禁不起长久的思想,因为死亡总横在思想的尽头。英雄禁不起时间的考验,因为许多英雄都是老来失节。童话禁不起往下猜想,因为王子与公主常是两个世界的人。”同样的,爱情也禁不起深究细想,因为想得越多,就越是失望。
  
  一生之中,绝大部分人一生中会有很多段爱情,但陪着走到最后的,始终只有一个人。
  
  情爱之路,从不会一帆风顺,所遇之人,也绝非个个都是佳偶良配。总会有一些人,逐渐成为隐隐作痛的回忆,而有些爱,则变成你和他人脚下的污泥。
  
  在这个流行快速分手的时代,我们不得不慢慢学会告别。遇见只是一个开始,离开是为了遇见下一个离开。
  
  很多人直到心死情灭,斟酌比较牵一人手,然后糊里糊涂就是一生。有人说,爱情之所以迷人,是因为它像鬼,相信的人多,遇到的人少。
  
  曾经有个朋友对我说,别把爱情想的多纯粹,糊里糊涂更幸福。因为不去比较,不去强求,睁只眼闭只眼,他倒也过得十分滋润。怕就怕,对爱情抱有太大的期望,一味在纯粹的高空进行细想深究,丧失人间烟火气。对过往失去的,留恋伤感,对即将到来的,又左挑右拣。
  
  没有人是完全适合另一个人的,过去的也永远不会回来,总是想对方爱不爱你,推敲来去,只会失望和怅惘。就如“难得糊涂”四个字,人人会说会写,可又有多少人真正做到?
  
  水清则无鱼。爱无法完全纯粹,也禁不起细想,因为人人都活在现实里。就如很多人不理解柏拉图之恋一样,因为人是凡人,有七情六欲,总要找到发泄的出口。
  
  有些人认为,爱不够,性来补。从这点上来说,性之于爱,显然是一种现实的弥补。配偶之性,不容置喙。即便热恋之中,女人媚眼如丝,一举一动都能让男人旌旗摇动。新婚燕尔更不必说,天雷地火,一触即发,夜夜欢娱,也是常情。
  
  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可饱汉子吃多了也会腻。天长日久,朝夕相处,为什么很多夫妻觉得性反而没那么重要,不是不重要,而是再可口的菜肴吃多了都不知美味,再漂亮的太太日日相看也会生厌。无非,是多了,久了,单调了,乏味了。
  
  以前,我总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一个帅气多金的男人会出轨一个相貌平平的女人,而自己的妻子分明那么明艳动人。后来,我才明白其中有关性事的原因,除了感情的因素和生活的摩擦,性的新鲜感对于男人也如此重要。
  
  有人说,小别胜新婚,这话绝对正确。但也有句粗俗不堪的话,那就是“光棍三年,看老母猪赛天仙”,也算话糙理不糙。
  
  人生有很多缺陷,没人可以要求事事完美。
  
  一对和谐的夫妻,必定有爱有性,爱用来对抗现实,性用来慰藉寂寞。
  
  有爱有性,身心合一,那叫琴瑟相合,值得感恩;有爱无性,精神交流,那叫灵魂共鸣,彼此接受,也无可厚非;但,爱最好不要细想,糊涂一些,有利于妥协;性也不宜贪欢,少一些疲劳无感,多一些创意新鲜,这样才能把日子过成诗,彼此想看两不厌。
  
  我们不能奢求人生顺风顺水,但希望坎坷走尽有人相陪。
  
  希望我们都可以遇到这样的人。
  
  有爱也有性,爱可以不完美,性偶尔也会疲累,但你有你的世界,他有他的爱好。可以沟通,更愿意花时间去彼此了解。你有你喜欢的书,他有他爱看的电影,你们不见得都恰好喜欢,但却还有一些其他共同的话题和语言。
  
  白天,我们为生活而努力;夜晚,我们拥抱彼此无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