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娱乐,随便

 父亲这辈子谈及人最多的是一个叫随便的同学,只要老家来客,不几分钟,他们就会谈起随便的点点滴滴。

  谈论随便的艰难过去;谈论随便发家致富后不忘家乡;谈论随便免费办养老院。

  随便不姓随,说话喜欢讲“随便”,大家就以“随便”称呼他,有人称呼他“随便先生”。

  小时候,对随便的故事不以为然,当成是神话故事。但自在父亲同学聚会上见到随便先生一家人后,对神话般的随便先生自此敬佩起来。

  父亲是同学聚会的策划人,考虑到随便同学的情况,把同学聚会改成了同学家庭聚会,有幸见到真正的随便先生和他家庭。

  随便先生带来了两个老婆、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对此,更加充满好奇,随便先生怎么有两个老婆?

  两个老婆比随便先生年轻很多,随便先生头上已光秃秃数得清有几根头发,两个老婆对随便先生却恩爱有加。

  我惊惑,父亲同学及同学家人们疑惑,要求随便先生说说过去,说说如何一路走来。

  一,当时的家庭

  当年分家庭成份,我家是地主,父亲一兄弟,在农村势单力薄,是受人欺负的对象。小时侯,就被两个人无端的打个耳巴子。

  心想快快长大,随着年龄真的长大,又深深俱怕着长大。长大后要结婚,要生儿育女,这不是自己恶性痛苦的繁殖吗?

  七九年,父亲突然瘫痪卧床不起,我在读高中,下面还有三个妹妹在读书,被迫退学回家务农。无论怎么积极劳动,家况难有改善。

  二,振兴家庭

  八零年,有一天天黑回家,两只水鸭子嘎嘎叫跟着我回家。第二天,水鸭子生了两个蛋,妹妹们很高兴,叫两只水鸭子“亲亲二姊妹”。

  我特意舀一碗稻谷给“亲亲二姊妹”吃,二姊妹却不吃。水鸭子是很脏的动物,到处拉屎,但二姊妹在我家很干净,家外的地坪,家内的地上,根本见不到鸭屎。既不吃我们家的粮食,却给我们家生鸭蛋。父亲吃了鸭蛋,身体在慢慢变好。

  队上有一头三岁的小黄牛,很倔,不肯犁田,却跟我的关系处理得好。队长说:“小黄牛扔到你家后山吃草,你家看管一下。”我说:“随便。”

  有一天队长安排我用小黄牛拉着板车到供销社拉两吨氮肥回来,在会计手里领了钱就去拉氮肥。

  到供销社,氮肥缺货,我就把小黄牛车赶到资江瓷厂,花四分钱一个买了一百组计一千个有疤痕的次品大白碗回来。参照供销社正品大白碗卖价,把次品大白碗定半价销售,拉回队上就卖掉了一半,在隔壁队上又卖掉了另一半,我赚到了钱。

  第二天到供销社去拉货,还是没有氮肥,我又拉了一千个次品大白碗回来销售。

  第三天,我拉了一千个次品大白碗放到二姑妈家,二姑父是队长,要二姑帮忙卖,我再到供销社拉了一吨氮肥交给队上。

  第四天,到二姑妈家收了卖碗的钱,再把一吨氮肥拉回来交到队上。

  跟队长商量,提出用队上的小黄牛和板车去拉碗卖。队长提出“每月交队上十元钱,交他私人十元钱”,我同意了。

  八零年,卖次品大白碗,赚到了钱,把钱全部交给妈妈管理。当年,政策风声很紧,这样干不得,那样干得,动不动就按投机倒把罪论处。因父亲卧床不起的特殊情况,相对来说胆子大了很多。

  八一年,又赚到了钱。部分交给妈妈,自己拿着部分钱来到了广州。

  三,闯广州,抓机遇

  在广州,见到一个老头摆地摊卖电子手表,每个卖四十元,生意还不错。我就要他分点货给我卖,老头二十元一个分给我五十个电子手表。

  当电子手表快卖完的时侯,一个年轻小伙跟我说:“这种表,十元一个给你,要不要?”我说:“要!”

  小伙子说:“那跟我到汕头去提货。”第二天到汕头,花十元一个在他手里买了五十个电子手表。装着要回广州的样子,却暗地里打听批发电子手表的地方。

  在汕头通往汕尾的公路上,占着长长的公路路面摆着很多很多收音机、录音机、电子手表、布料等走私产品。拿一千个以上电子手表,只要五元一个;拿五千个以上电子手表,只要三元一个。

  当即买了一千二百个电子手表,买了一个小拖车把货拉回老家卖。每个卖四十元,不到十天时间就卖完了,回笼资金四万八千元。

  兴奋不已,回家跟父亲商量后,喊了妈妈、大妹、二妹、二姑家四个人,跑到汕头花每个三元买了二万五千个电子手表回老家销售。不到二十天时间销完所有电子手表,回笼资金一百万元。

  外公的父亲有三兄弟,外公有六亲兄弟,不断加人喊外公家的亲戚帮忙贩销电子手表,八一年,我赚了大钱。

  四,深圳购房做深圳人

  当年深圳发展很猛,公开大型广告“借你一滴水,还你一桶油”的标语四处可见。买一套房可以解决三个深圳户口。

  八二年,就用父亲的名义在深圳买了二套房,解决了全家六个人的户口。父亲已能正常行走,买了一个大门面给父亲做粮油生意。

  楼下住户是一对香港姊妹,在深圳开电子厂,组装收音机、录音机、电视机等产品。姐姐叫黄彩云,妹妹叫黄彩霞,老板是妹妹黄彩霞,姐姐给妹妹帮忙做会计,姐夫刘小春作厂长,黄彩霞的丈夫李勇在香港做证卷投资工作。

  上下两层邻里关系很快就处熟了,尤其是黄彩霞的两个女儿李圆、李秀嘴巴很甜,看见我就喊叔叔,七、八岁的小女孩长得可爱,嘴又甜,很让人喜欢,常逗她们玩。看见我父亲就喊爷爷,看见我妈妈就喊奶奶,逗我全家人喜欢。

  李勇第一次见到我就吹股票,说他在香港的股票如何如何赚大钱,怂恿我到香港投资股票。我手里握着大笔钱,我安排着一百二十个人在湖南、湖北、江西贩销电子手表,每个月有大量资金进账。自己平常也没什么事,就跟李勇到香港看股市,看到听到的确如李勇所说的“股票赚大钱”。

  要成为香港人,才能在香港开户购股票。成为香港人,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在香港购一定数额的房产。我就在香港购了二套房、三个门面,把自己转成了香港户口,在证卷公司开户购买了大量股票。

  黄彩霞开始在我手里借资金,开始开口借五万元,说好几天还,几天之内准会还给我。后开口借十万元,也能在说好的时间内还给我。

  有次开口借二十万元,规定时间内却没还给我。超过期限笫三天,黄彩霞让我去帮忙要成都百货公司欠她的一笔四十万元资金,欠条上写着二分一的月息,利息就有十五万元了。黄彩霞说:“借你的二十万资金暂时还不上了,拿这张欠条抵还借你的二十万资金。”

  我哭笑不得,率一百个员工带四十万只电子手表,让黄彩霞陪我去成都要账。

  安排员工在成都以每个四十元销电子手表,跟黄彩霞去拜访当时以成都百货电器部名义签辨购合同的罗成。罗成已做成都百货的总经理,罗成面对要债,开始时耍横,后死猪不怕开水烫。

  经逐步调查,成都百货职工对罗成意见很大,且拖欠职工工资达两个月以上。当时职工工资每月基本不到三十元,我就在职工里找到五个对罗成意见很大的人,当即发给五个人一个月的工资,让五个人在成都百货大门口摆摊卖电子手表。

  第三天,让五个人发展成都百货的员工卖电子手表。到第七天,发展到了一百个员工卖电子手表。

  第八天,我跟黄彩霞又去拜访罗成,罗成态度软了,但就是不给钱。我让成都百货卖表的员工给成都百货的大门越留越窄,前来成都百货顾客人气却越来越旺,每天卖出的电子手表越来越多,居然最多一天卖出了五千只电子手表。

  这时,要账其实对我并不重要,我跟黄彩霞说:“赶紧调你的收音机、录音机来卖。”

  黄彩霞调了三万只收音机、三万台录音机过来让成都百货的员工卖。收音机出厂价五十元,摆在成都百货大门口卖八十元一个,卖得很好。

  第一个月时间到,我按每个职工月三十元把工资付了,告诉他们第二个月工资涨到五十元,并要求他们在成都十个地方摆摊并挂“成都百货电器展销会”的横幅销售,第二个月完,黄彩霞的产品和我的电子手表全部卖完。

  问黄彩霞:“我们去找罗成要账还是调产品来卖?”

  黄彩霞说:“调产品来卖。”

  我安排员工组织了一百万只电子手表过来,安排自己的员工分成十个队到四川地级市去销售,让成都百货的员工在成都销售。

  跟黄彩霞不再去找罗成要账,还暂时不希望罗成还款给我们,又真心希望罗成稳稳地做总经理。

  近年底,罗成还了黄彩霞的欠款及利息,并请黄彩霞和我吃饭,感谢我们没有在成都百货职工中煽风点火赶他下台,还阻止了职工几次对他的冲击。请我们来年组织产品来成都,他来负责“成都百货电器展销会”。

  五,推广成都百货展销模式

  黄彩霞电子厂年底提成一百万元给我,邀请我八三年推广成都百货展销模式。

  八三年,在上海三百货公司讨要五万元欠款,同吋在西安、武汉推广成都百货模式。

  八四年,在深圳大量购置门面,安排所有员工做粮油生意。并让园工入股成立股份公司,让公司安排人在老家粮食深加工后拉到深圳销售,彻底脱离电子手表销售行业。

  六,股市盈亏

  八七年三月份,深圳宝安信用社徐希宝主任要我存款支持他的工作,愿意帮我解决七个信用社职工编职。

  这时香港股票账户资金涨到令我无法预料的高度,抛掉香港股票,把资金存到宝安信用社,解决了三个妹妹、二姑两个女儿、舅舅二个女儿信用社职工编职。

  八七年五月份,信用社改制发行股票,徐希宝要我帮忙购买原始股,我说:“随便”。徐希宝把我的部分存款划走购买了很多原始股。后来怪他怎么买了那么多股票,他说:“你自己说的“随便”。”

  八七年十月期间,香港股灾,李勇炒股破产跳楼身亡。

  八八年,深万科发行原始股,徐希宝给人帮忙要我买点深万科原始股票,我说:“随便。”徐希宝又帮我买了很多,后来我怪他买多了,徐希宝说:“你自己说的“随便”。”

  黄彩霞整日郁郁寡欢,同时因电子厂经营不善,八九年底跳楼身亡。黄彩霞的两个女儿李园、李秀整日泪眼连连,因香港的房子两姊妹根本没法住,充满父母跳楼阴影,她们的外公外婆陪她们住在深圳我家楼下。

  我和父母常去安慰两姊妹,我去安慰的效果最好,两姊妹忘记忧伤,充满喜和乐。

  两姊妹不让我走,要我睡在她们家,她们的外公外婆也求我睡在她们家。

  外公说:“你给她们二姊妹的形象是安全大使,只有跟你在一起,她们才睡得踏实、睡得香。”

  常忆过去,想起自己一路走来,想起家里突然来的被妹妹们称为“亲亲两姊妹”的水鸭子。想起父亲卧床不起,后来慢慢变好。罗园、罗秀两姊妹,难道是上帝安排到我人生中的“亲亲二姊妹”?

  抱着拯救两个灵魂的心态,我就说:“随便。”

  七,老婆是人生最重要的股票

  真正赚钱最多是股票,在股市里,她们两姊妹选股、吃股优于我,总能吃在低位。抛股则弱于我,两姊妹负责跟踪吃进股票,我负责抛售股票。

  炒股很简单,低位吃进持有,高位抛出。但具体操作很难很难,我就以炒长线为主。

  选老婆如选股票,也要低位吃进,长线持有。好股票,就是要握着、养着,长期持有,分享股票成长,分享股票红利。

  好股票,持有即可获利;老婆股票还须浇水、施肥、剪枝。尽管辛苦,但获得的回报胜过股票红利千万倍。

  股票就是要炒,才能出利。老婆股票也要炒,常说“老婆股票红利太少,要抛掉老婆股票”。

  两个老婆说“老婆股票会升值!”说自己会升值,还敢抛吗?

  吓得我说:“期望增加红利,长期持有!”

  “随便”这个名字是别人给他起的,因他自己喜欢讲“随便”,“随便”成了他的口头禅,也等于是他自己给自己起了“随便”这个名字。

  随便一生讲随便,因随便发家致富,因随便娶妻成家,因随便被人尊重。

  随便先生被父亲和他的同学们抬举得很高,自见面认识后,对“随便”也有了认可和更深的理解。

  对随便的“老婆股票”观念有不解,老婆是股票吗?股票是证卷,老婆是人,是有血、有肉、有情的女人,老婆怎么能跟股票等同呢?

  随着自己的成长,经历谈情说爱结婚生子后,越来越认可随便的“老婆股票”观念。

  随便是父亲的同学,是长辈,是榜样。向“随便”学起了随便,但总感觉学随便不尽如人意,不像随便的“随便”。但对随便的“老婆股票”观念学到家了,有天对老婆说:“抛掉老婆股票。”老婆说:“你敢!”

  随便头上光秃秃只有几根数得清的头发,但说话宏亮,能吃能喝,比父亲年轻多了。

  认识了随便,对随便心生敬佩,希望“随便”永远年青!希望“随便”永留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