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娱乐,在母亲的冬天里

 又是一年的冬至日了,天气依然这样暖融融的,丝毫看不出一点冬天的迹象。

  其实,在内心深处,我是很怀念冬天的,怀念冬天的寒冷。

  记忆中,小时候的冬天远比现在的冬天要寒冷得多。常常是厚厚的雪,把村外那些纵横的沟壑都填的满满的。假如站在村前的山岚远望,除了村中的屋舍和村后的竹林,整个世界白茫茫一片,天和地都连在了一起,看不出哪里是路,哪里是沟。我们一帮孩子最喜欢在这样的雪地里奔跑。展现在我们眼前的大地,都是那么的平坦,那么的洁白。即便是我们中的谁不慎陷入了较深的被雪掩盖了的沟坡里,仍然嬉笑着打个滚爬起来继续奔跑,不会受伤,也不会气馁,奔跑依旧继续,直到精疲力尽。不管是北风呼啸,还是雪花漫舞,我们就是喜欢在这个纯白色的世界玩耍嬉闹。

  那时候,我总是会感到奇怪,村子周围很多树木,都被冬天的寒冷夺去了绿叶,而高高的竹子不仅依旧,反而感觉竹叶上的绿色更加的苍翠,像是会随着那融化了的冰雪慢慢地滴了下了。一阵寒风袭来,竹林轻快地摇曳,把叶片上的冰雪纷纷洒落在自己的脚前,使之融化在脚下的土壤里,然后再次去迎接那些远空飘来的一朵朵雪花,再次将他们洒在自己的脚下。如此周而复始,没有一刻的懈怠。

  寒冷的冬天并没有让我感到有多么的可怕。相反,我却很是怀念那些让我冻得发抖的日子。

  尤其是在寒风凛冽大雪纷飞的野外,每次因为寒冷得难受的时候,最盼望的就是家的安宁和温暖。尤其是回家里看到母亲在灶台忙碌,灶膛火旺的时候,我都会毫不犹豫地抢着坐在灶前,一边听着母亲的呵责,一边享受那燃烧的火苗带给我的热度。直到今天,我都无法用言语来表达自己当时内心深处的那种幸福和满足。

  只有真正认识到外面的寒冷,才能深刻体会到家里的温暖。

  在整个冬天,也并非总是冰天雪地寒风凛冽,也有艳阳高照温暖如春的时候。每当风和日丽白雪返照太阳有些刺眼的午后,村子里的人们多半都会聚集在某个避风向阳的所在,叽叽喳喳叙说着那些被反复念叨无数遍的不知道是真是假的故事。大家都是讲者,大家也都是听众。有笑的,有骂的,有问的,有答的,也有默默无闻静静眯着双眼享受太阳的……隆冬的白天本来就不是很短长,能够享受阳光的时间显得更加短暂。聚集的地方没有了温度,大家又都各自回到家里。母亲总喜欢在冬日阳光正酣的时候,把家里的被子拿出来晒一晒,然后用一根竹条使劲地拍打拍打。那被子的布料是一种很老式的棉布,内外都一样,摸起来很粗糙。看起来几近黑色,印着白色的花。无论是在多么寒冷的冬夜,我一旦赤裸着钻进了被窝,总能感觉到那种不同寻常的暇意和舒坦。把头深深地埋在里面,还能闻到那冬日暖阳的味道。

  母亲已经不在了,曾经的土灶也荡然无存;记忆中的棉被早忘记是什么时候被自己抛弃。倒是村后的竹林,却是越来越茂盛。在它的世界里,好像就根本没有冬天。没有寒冷。

  今年的冬天即将来临,可我对寒冷的期盼远没有原来那么上心。我试着问自己,既然不期盼冷,那我还是不是在意暖呢?假如我们对冷暖都缺乏必要感知的时候,我都分不清到底是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了四季,还是我自己麻木到失去了感知冷暖的能力?

  我怀念冬天,就是怀念冬天的寒冷。如同疼痛证明活着,眼泪证明在乎。只有足够的寒冷,方可激发出对温暖的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