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注册,归来


“砰!”枪响打破了这草原的平静。

“卡卡,跑,快跑,不能再让猎人的子弹射在你的身上!”母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对儿子卡卡说。

“不——— ”卡卡又一次在自己的吼叫中醒来。

“卡卡,你应该忘记草原,这里才是我们应该呆的地方。”阿合说。

阿合,这个动物园里最受欢迎的一只豹子,此刻正趴在假山上享受着和煦而温暖的阳光。

卡卡抬头看着那些铁网后兴致勃勃地说着、笑着,欣赏着自己的人类,那些不断闪烁的闪光灯让卡卡想起了草原上浩瀚美丽的星空。

阿合看着沉默不语的卡卡,甩了甩尾巴:“卡卡,我们好不容易从偷猎者的枪口下活了下来,如今苦尽甘来,拥有了衣食无忧的生活,为什么还要回那个草原上受冻挨饿呢?”

“我们是豹子,是天生的战士,草原才是我们的战场。”卡卡看着那扇紧闭的铁门说。

“不可理喻!”阿合从假山上一跃而下。

优美的姿势引起铁网后的游客们一阵欢呼,人们看着阿合迈着步子缓缓走来,它显得高贵而优雅。

阿合在离铁门还有几步远时慢慢停了下来,懒洋洋地卧了下来,等着那些游客拍完照后,把食物扔过那块“禁止投食”的牌子和那张铁网。

卡卡看着铁网外来来往往的游客,一言不发地躲进了假山,避开了人们对它投来的好奇的目光。它在等待,等待一个可以离开这所动物园的机会。

阿合没有了从前健硕的身体,但依旧受游客欢迎。卡卡变得越来越孤僻,依旧不愿把动物园当自己的家。

机会终于让卡卡等来了。一天,管理员离开时,居然忘记将铁门锁上!

卡卡觉得自己的灵魂快要燃烧起来。“阿合,阿合,快,快,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快,快走。”它用脑袋用力地拱着沉睡的阿合。

“噢,卡卡,你在干什么?”幽幽醒来的阿合只觉得无比烦躁。

卡卡并没有回答,深邃的眼眸死死地盯着那扇未上锁的铁门,强壮的身躯竟开始隐隐颤抖,自己似乎重新回到了那片草原,奋力地追逐着羚羊……

“不,卡卡,不,你不能离开,到时候那些人会杀了你的。”阿合看着卡卡眼中强烈的向往和决绝,一下子就明白了一切。

卡卡注视着仍执迷不悟的阿合,轻轻地叹息:“阿合,我们是豹子,是草原上的战士,草原才是我们的一切。”

阿合看着卡卡在皎洁的月光下奔跑着。“卡卡,自由真有那么重要么?”要在草原上的自由,还是这里的衣食无忧?几乎在一瞬间,它就得出了答案:当然是衣食无忧的生活!但这个答案很快又被辽阔的草原所替代。卡卡说得对,我们是豹子,是草原上的战士,草原才是我们的一切!

“卡卡,你等……”阿合叫道。

“砰!”一声枪响划破了夜晚的平静,也让阿合的鲜血在一刹那间凝固了,它那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在这一刻如玻璃一样被击成了碎片。它只觉得此时空气中有鲜血的气味,有绝望的气息,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卡卡在血泊中垂死挣扎的模样。

阿合迅速回过神来,呆呆地看着几个管理员将一把重重的锁死死扣住了大门后转身离开。

又是“砰”的一声传来,阿合躲在假山后面瑟瑟发抖。

动物园外,一个男人带着儿子在放鞭炮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