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高德文章 >

高德注册,让闲花先开


偏爱一个“闲”字。年少时节,春气波荡,却已然耽溺在这样的词语里:闲散,散漫。这被长辈们拿来批评孩子们不上进的贬义字词,在我心里好得不得了。与其规规矩矩,一本正经的样子,不如保持自己的性格,像自然界里的花木一样自由,风姿闲朗。天真地希望所有的人都能如田野里的树木,野草野花一般闲散安然。

少年的喜好和思想或许有几分偏颇,而后来才知道原来与“闲”搭配的竟有那么多令人心神荡漾的词语啊!闲情逸致,闲云野鹤,闲花埜草,安闲自得,气定神闲……甚至连那个“游手好闲”也让人倾慕不已。

那个清代的李渔是最懂得闲情逸致的人,写了一本芳香留世的好书《闲情偶寄》。林语堂在谈到《闲情偶寄》这本书时说:“李笠翁的着作中,又一个重要部分,专门研究生活乐趣,是中国人生活艺术的袖珍指南,从住室与庭院、室内装饰、界壁分隔到妇女梳妆、美容、烹调的艺术和美食的系列。富人穷人寻求乐趣的方法,一年四季消愁解闷的途径……”

许慎在《说文解字》中对闲的注释是:“栏也,从门,中有木。”记得曾读过一篇文章,作者对许慎的注释有一个极其美好的诠释:在木栅栏围成的小院里,门前种树种花,坐在一棵花树下,看天,看云,看日出日落,看花木凋零。而后作者笔锋一转,说这一个“闲”字,皎皎如白月光,淌进多少中国文人的田园梦里。

的确如此。光阴的堤岸上,若李渔般贫贵不改心中闲情,清风自得,闲散朗然地生活的人,又有几人呢?多数是这样的吧——— 终日错错碎梦间,忽闻春尽强登山。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

“偷得浮生半日闲”换作今人更简洁的说法是忙里偷闲,闲中取乐。整天忙叨叨的,忙的什么呢?说不清楚。然而就在不经意的一回头,却看到角落里的那盆花兀自娟然盛开,烦躁的心猛然被敲打了一下,毅然放下手头的事,与一盆盛开的闲花儿相对,心绪终得宁静闲然一时。

谁有花儿闲呢?在这个世界上,它只有盛开一件事可做,还那么美好。闲花次第生,闲花淡淡春。在这个世界上,看到闲闲开着的花儿,没有不赏心悦目的道理啊。

从图书馆里借来一本叫《闲花》的书。它不宠不惊安然竖立在书架的最底层,越过忙乱绕杂的万千,我俯下身,一眼望见了它。封面的上端是冷冰川的画,那幅画的名字叫《让闲花先开》。只有简单的黑白二色。乍看去没什么特别,细看却发现竟隐藏着整个春天的秘密。作者沈胜衣在序言里说闲花是散淡而非浓烈的,是隐逸而非用世的。他引用了无名氏《渔樵记》第三折中的戏词:“他和那青松翠柏为交友,野草闲花作近邻。”最是令人欢喜。

《小窗幽记》中说:“闲”之一字,讨了无万便宜。万般便宜,唯是心田上有闲花淡淡先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