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注册,爱情,不在别处

  1。
  
  她站起来,介绍自己,双手扭在胸前,说,我叫木木……下面说的什么记不清了,似乎停了下,忘记台词的样子,低了头,笑,而后一仰脸,花一样地绽放,说下去。
  
  许多年后,这一幕深深镶嵌在他脑海里。有点羞涩,有点俏皮,还有点骄傲,他想,就是在这一刻,他爱上她的吧。
  
  这是大学里。新生欢迎会上发生的事。他和她都是新生,在同一班级。这让他觉得,即将展开的新生活,就像校园里初升的太阳,美极了。
  
  周末,他约她逛街。她想了想,点头。俩人在繁华的马路走了一天,天南海北地聊,而后在路边的大排档吃排骨米饭,她吃得真香。他看着。心里竟生出一种满足感。
  
  回校的路上坐公交车。车上人满为患,他还是奋不顾身地为她挤到一个座位。她坐着,他双手把住前后椅子的后背,为她撑出一块空问。身后是拥挤不堪的人群,他顶住。再顶住。一会儿功夫,双臂发麻,额头渗出汗珠。她看他一眼,有些感激。而后转向窗外。目光有些茫然。
  
  听说她喜欢糖炒栗子,他从饭菜里省出钱,隔几天,买一包,送到她们宿舍去。以至于他一出现,宿舍的女生就欢呼,糖炒栗子来了。后来,是小西告诉他的,她不喜欢糖炒栗子,是她们宿舍的女生喜欢,谁都看出他喜欢她。就跟他开了玩笑。这让他很不悦,好像小西不应该告诉他一样。他想,告诉他的,应该是木木,是可爱的木木。
  
  新班级选举班长,全班36人。他以34票当选。很欣喜,也纳闷,缺席的两票,一票是自己的,另一票是谁的?
  
  她过生日。他拉她去吃饭。喝得多了,她醉意朦胧地说。选举中,缺她一票。他一愣,问,为什么?她吐字不清地说,你喜欢我是不是?可我不同意。怕你当班长会跟我作对?他觉得,浑身冰凉。
  
  2。
  
  大学四年。他看风景一样地看着她。
  
  她有男朋友了,三个月后,又换一个。上个男朋友是物理系的。下一个是外国语学院的……行走在不同的男生间,不同的男生。是她不同的风景。
  
  郁闷时。吹口琴,琴声如诉。他真想问问她,她不停地行走,是在找寻什么吗?她找的东西,叫做爱情吗?
  
  和她碰面时。她礼貌地笑,然后跟小西打招呼。不知从什么时候。小西尾巴一样地跟着他。小西长得黑,走路时甩着胳膊。走得一板一眼。他不觉得小西多可爱,但也不讨厌。他吹口琴时,小西悄悄推开宿舍的门,找个地方坐下,安静地听。末了,很哥们地拍他,弯腰将床底的一堆脏衣服塞进包里,带回去洗。再后来,小西一敲宿舍的门,合友们就欢呼:糖炒栗子来了。他告诉过小西,其实他很爱糖炒栗子。小西便隔三差五地送一包来。
  
  他和小西,不咸不淡地交往着。比友情多一点,比爱情少一点。下午他去踢足球,回来后,满头大汗地跑到食堂,食堂的师傅已下班。常常是小西,买两份饭菜,坐在偌大的食堂静静等他。
  
  那次他回来得不算太晚,正大口大口吃得带劲,一抬头,木木进来了,他的一口饭停在嘴里。扭头往卖饭的窗口看,还好,师傅没下班。木木买了饭,径直走来,在他们对面坐下,若无其事地吃起来。他忽然咽不下去,全身的血液仿佛凝固,看着木木,表情复杂。
  
  正愣着,只听得“啪”一声。小西把筷子放在桌上。小西盯着木木。满目愤怒,仿佛,此时此地,只属于他与小西的。木木甩甩长发,抬眼看小西,目光中竟带着嘲笑。那分明是说,我不要的男人,你好生留着吧。
  
  于是,偌大的食堂里,一张饭桌,木木若无其事地吃饭,小西含泪坐着,他有些懵懂,不知该保护木木,还是安慰小西。
  
  木木走了。小西的眼泪终于流出来。他拍拍小西,小西“哇”一声,扑进他怀里,放声大哭。想起刚才木木的眼神,他的眼睛也湿润了。
  
  小西就这样成了他的女朋友。
  
  3。
  
  谁都说小西是好女孩,最适合他。他也知道小西对他的迁就与依赖。毕业后,小西不顾家里反对,跟着他,来到他家乡的小镇。
  
  小镇里,有他家的家族产业。跟着父亲干了两年,父亲慢慢地将所有工作交给他。风风雨雨中,他变得精干,历练。在他为小西盖的三层小楼竣工时,小西为他生下一对龙凤胎。全家人乐得合不拢嘴。日子蜜上抹了糖,甜得无可挑剔。可深夜里,看着熟睡的小西。他的心,莫名地掠过一丝惆怅。某个瞬间,某张脸,低头,抬起,花一样地绽放。他也说不清怎么染上了深夜抽烟的习惯。
  
  因工作关系,常有一些应酬。酒席中,大家推杯换盏。美女暗送秋波。这样的事稀松平常。说给小西听。小西哈哈地笑,问她,不怕我出轨?小西到他的鼻子,说,你不会。他的心里涌出一阵感动。再有应酬,他与美女喝喝交杯酒,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回家,都成了他逗小西的话题。
  
  出差也是常有的事。各个城市里行走,小西很少给他打电话。有时候他想孩子了,就把号码拨回家。那天他走在北方的一个城市里,秋风起,树叶乍起又落,他的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镜头,一张青春的脸。低下,又抬起,花一样地绽放。他知道,他又想起木木了。而木木,就在旁边的城市。
  
  4。
  
  木木结过婚,后来又离了。听说,现在跟一个搞装潢的老板同居。木木的情况他都知道。来到这个城市的当晚,小西的电话不期而至,小西问。到哪儿了?他犹豫一下,说了城市的名字。小西沉默一会儿,挂了电话。
  
  第二天,他拨通木木的电话。木木的声音里透着惊喜,说,呀!老同学,晚上给你接风。
  
  打着出租车赴约的路上,他又接到小西的电话。小西说,我在你住的酒店的楼下。又说,我坐飞机来的,想出来玩玩。说得轻描淡写,他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想了想,还是撒了谎,说,我去见几个客户。
  
  给酒店打电话,安排好小西,他定定神,准备迎接与木木的约会。
  
  木木没怎么变,一袭长发,笑意盈盈,只是眼睛里。多了不易察觉的沧桑。他以为自己会激动,却没有。俩人吃饭,有些客气,仿佛一种无形的隔膜挡在中问,他看她的手,纤细,却苍白。他想起小西的手,黝黑的。粗粗的,但肌肉结实匀称。
  
  眼前的木木,依然像一道美丽的风景,而他欣赏风景的心情如此风平浪静,他有些奇怪,自嘲地笑笑。和木木聊了不少,各自的家庭。事业,那些各奔东西的同学……末了,他握了下木木的手。
  
  5。
  
  很多年了,他一直以为自己爱着木木。今天才知道,他爱的,只是某一个瞬间,某一幅相片。他甚至不需要将自己的成功证明给木木看。木木的眼神是飘渺的,能通过他的头顶,伸向远方。木木是行走的风景。这处风景,或许美丽,但从不属于他。更不是他的爱情。
  
  小西坐在酒店的床上翻杂志。合上,再翻。直到他进来,小西也不看他,径直去卫生间为他放洗澡水。看着小西的背影,他忽然很想哈哈地笑。这个傻傻的女人,她来干什么?如果今晚真要发生什么,她能阻止得了吗?是的,她或许阻止不了,可她只能这样做。
  
  某种情愫潮水一样地涌上心。谁说她是傻女人。她从不去追求那些飘渺的东西,没有人像她这样,看准爱情,抓住,护卫。多年如一日,她爱得脚踏实地,爱得勤勤勉勉。有一句话说,生活不在别处,而爱情,也不在别的地方啊!
  
  他的爱情,一直就在身边。
  
  走上前,轻轻环住小西,怀抱里,有着不曾有过的深情。小西感觉到了。她弯下腰试水温,有泪慢慢落下,落在水里,激起水花,一朵。一朵……